5分PK10

                                                        5分PK10

                                                        来源:5分PK10
                                                        发稿时间:2020-05-28 20:08:31

                                                        美国耶鲁大学法学教授詹姆斯·惠特曼在其书《希特勒的美国榜样》(2017) 中详细描述了以希特勒为首的纳粹德国立法者们是如何从美国种族法案里得到启发,从而编写纳粹版本的迫害犹太民族及其他少数族裔的法案。惠特曼教授在前言里写道,尽管在此领域里研究的史学家有着不同的观点,但是不可否认希特勒早在1925年出版的《我的奋斗》里就表达了对美国种族主义社会的崇拜之情,并且日后德国纳粹从美国种族隔离法案里得到了极大的灵感来修订他们的《纽伦堡法》。

                                                        尽管《吉姆·克劳法》已经废除,但在该法被废除的几十年后,从美国的少数政客言必称“中国病毒”,到少数极端人士对着一线抗疫的亚裔医务工作者破口大骂“滚回中国去”,再到黑人乔治的悲剧,我们是不是有理由怀疑,美国纸面上的种族主义虽已经废除,但植根于某些人心中的那股力量依然强大?

                                                        希特勒在《我的奋斗》里写道,“对德国而言,制定健全的农业政策的唯一可能性就是在欧洲本身内部获得领土”。值得一提的是,欧洲当时并没有无人居住的土地,若想要扩张,便只剩一种方法:侵略。

                                                        “截至1926年,洛克菲勒已经通过国际计划直接或间接地向德国的数百名研究人员捐赠了约41万美元(约今天的400万美元)…受益的纳粹研究人员包括恩斯特·鲁丁(Ernst Rudin),他后成为希特勒系统性医学镇压的领军人物。”(这些信息是作者从洛克菲勒档案库里找到的)

                                                        3.希特勒称美国西部扩张为他‘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锐评指出,当前,美国的疫情病亡人数已突破10万,德不配位的蓬佩奥却正裹挟美国不断滑向衰落的“黑洞”。这位口口声声“敬畏上帝”的政客,难道不怕上帝惩罚他吗?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经济顾问凯文·哈塞特(Kevin Hassett )在接受采访时用 “Human Capital Stoke”形容美国工人,因为 “Stoke”一词本身有“牲口”的含义,所以不少美国网友表示用这样的词是在非人化工人,把他们比作牲口。 甚至有网友把美国政府比喻成了曾掌管纳粹集中劳动营的前纳粹战犯阿尔伯特·斯佩尔。而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把美国和纳粹相提并论了。

                                                        在自传《我的奋斗》一书中,希特勒写道 “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国家,对于移民已有更好的构想和些许进步。当然,这并非我们模范的德意志共和国,而是美国…(美国)通过拒绝健康状况不佳的移民进入其国家和取消某些种族获得公民身份的权利,已经开始实施与我所设想相类似的原则了。”

                                                        事实上,纳粹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约瑟夫·门格勒(Josef Mengele)医生曾效力于洛克菲勒基金会的优生项目,之后才转赴纳粹集中营参与种族灭绝工作。

                                                        四、香港特别行政区应当建立健全维护国家安全的机构和执行机制,强化维护国家安全执法力量,加强维护国家安全执法工作。中央人民政府维护国家安全的有关机关根据需要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机构,依法履行维护国家安全相关职责。国际锐评:“史上最差国务卿”蓬佩奥正疯狂地把美国拖入“黑洞”。《纽约时报》网站近日发布文章痛斥蓬佩奥,称“他是美国历史上最差的国务卿”。这表明随着美国国内疫情日趋严峻,美国社会越来越认识到蓬佩奥对美国民众生命与国家利益的巨大危害。

                                                        一、国家坚定不移并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针,坚持依法治港,维护宪法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确定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宪制秩序,采取必要措施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依法防范、制止和惩治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和活动。